菜单总览
— 招生政策 —

四海援鄂小分队——微尘中捧起的爝火

  • 2020.02.03
  • 新闻
位卑不敢忘忧国,目前我们能做的是,若力有不逮,修己身,尽本分;若有余力,则齐一家,照顾和提醒亲人;若再有余力,则可为国家奔走引援;人人若此,或天下可平。

        我是孙千惠,香港中文大学(深圳)2019届经管学院、学勤书院本科毕业生,十四亿中国民众中最普通的一粒微尘。

        2020年初,新型冠状肺炎病毒开始撕扯无数脆弱的生命,湖北告急。成千上万的一线医护人员陆续投身前线,去成为战士和英雄,可他们也不过是一个个平凡的生命,与我们一样脆弱。

        很快,湖北的医院开始陆续发出物资短缺的警报和求援公告,他们几乎没有防护装备地冲在前线,看到这一切,我心情十分焦灼,在搜寻捐助渠道时,机缘巧合地加入了一个志愿者组织,便是四海援鄂小分队的雏形。

        当时群里只有几十人,发起者是个高三的孩子,大家钱不多,社会资源也不多,只是怀着一腔热血,想给不受关注的某湖北县医院凑几百个护目镜。但随着越来越多热心伙伴的加入,我们的规模不断扩大,到今天已有近七百名志愿者,捐出了价值十多万元的物资。

        我们收到的最令人感动的是一个精确到一分钱的红包,这可能是一个孩子过年时收到的所有压岁钱,他全数拿出来购买了防护物资,只为了给医护人员添一份保障;而我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不要捐款了,真的不要,我们只需要物资。

 

筹建工作组

        因为应援而来的伙伴数目远超预计,进群的第二天我接过了总统筹的责任,组建了现在的工作组,有了详细的分工:负责找物资和联系医院的小林、ZZ、小孟、成林等,查验产品三证和厂家资质的蒜蒜,负责整理发布采买证据、医院接收证明、撰写公众号的宣传组伙伴,实时答疑维护秩序的群管组伙伴,负责审计和监督的财务组伙伴……

        当时市场中尚有较多资源流通,我们几乎一天只睡五六个小时,剩下的时间里分分秒秒都在对着手机和电脑,疯狂筛选合格资源和联系各方渠道。我和志愿者小林经常凌晨四点才睡,家人端来什么吃什么,也不知道一天吃了几餐;审核物资的蒜蒜已经对口罩和防护服生产批号和标准号倒背如流;群管理Zero不但要负责回答咨询,还兼职寻找物资;人在英国的小孟说,她靠着时差会保证我们组织随时有人待命……

        在每一个伙伴的努力下,奇迹发生了,仅用了24小时,我们便筹集了第一批900个护目镜给到襄阳中医院等三个医院,并为三家县医院寄去两万多双医用检查手套。

 

微尘中捧起的爝火

        随着队伍的发展壮大,来找我们的医院和物资渠道越来越多,但符合国标的资源却在飞速减少,市场上的假货、三无产品、无资质微商越来越多,湖北更是出现了运输限制,物流日趋堵塞,这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非常大的挑战。

        于是在第二批筹集时,在捐献了手套、护目镜、N95等一批物资后,我们开始向半捐助者半渠道平台的方向转型。

        例如,我们接收了大额捐助人的物资后,联系急缺物资的医院,根据缺乏程度和发热病人收治能力分配不同额度的物资,再联系车队从外省运输到湖北、从一个湖北城市输出到其他县市,有了运输能力后我们向医院或防疫指挥部申请通行证,再进行运输,最后将所有医院接收证明汇总公示。五万只医用手套就是这样输送到了黄冈地区。

        再有,我们有时会联络以万件为单位的大额可靠物资,将之转介给有能力捐助的可靠机构,并帮他们联系下部物资及其紧缺的接收医院。

        有时为了跟囤积物资发国难财的商人们紧急抢夺物资,我们也会联络其他民间志愿组织,一同进行物资的采购和运送,或者在他们有渠道时定向捐助给他们一些钱,并监督采买和捐助过程。

        我们只是微尘一般的平凡民众,但哪怕用尽我们所有力量只能点燃一点爝火,我们也愿意用这点光芒去照亮哪怕一寸土地。

 

迎难而上,只为白衣战士

       在这次支援湖北的行动中,很多伙伴都是怀着一腔热血但缺少公益经验的年轻人,是家人给予无限宠爱没怎么受过苦的宝贝,甚至是太平时也会娇气爱享乐的孩子,可也正是他们在万家庆新年时站出来,废寝忘食地对付各种艰难险阻。

       混乱的市场、被哄抬的物价是一重困难,行政人员的敷衍甚至刁难也是一重困难。有些医院的行政人员到点就下班,救援物资晚上运到当地,却打不通任何一个接收人员的电话,只能第二天一早直接拉去医院交给一线医生。有些行政人员只接受“喂到嘴边的肉”,多联系他几次去办理通行证和接收证明等,就直接把我们的微信删除……

     更令所有志愿者备受折磨的是联系医院时听到的那些令人心酸的描述:有的县医院只剩两件防护服,一件坐诊医生穿,一件扎针护士穿,别人都没有;有的县医院全院没有N95,只有普通医用口罩,医生高度疑似感染,只能在家自我隔离,同时还不敢卧床休息,因为要抓紧时间为同事联系物资……更令志愿者们的心理饱受煎熬的是,这些医院绝不是个例。

       每个夜晚,当我们在群里说起这些让大家一起心酸落泪的故事,都只能互相安慰——虽然我们能做得太少,但是也许送去的某个口罩,就能帮一个医生隔离掉病毒呢?这也是我们依然不肯放弃的最大动力。

       因为白衣战士们,比我们更苦更累。

       写下这一切,心绪难平,不为别的,只为给过去十天的奋战做个小结。抗疫之路仍是道阻且长,愿不久之后的某一天,我们就能看到医护人员们的凯旋,而凯旋那天,一个都不少。

        在四海之内守望相助的这一场援救里,作为个人,我并无寸功;所有志愿者的力量凝聚在一起,功或可盈尺;但请大家务必铭记的是那些力挽狂澜的白衣战士,和在平凡岗位上坚守的平凡天使,他们是警察,是外卖员,是快递员,是出租车司机,是环卫工人。希望大家能为他们献上尊重和体谅,做到少出门,戴过的口罩剪碎后单独包裹扔进“有害垃圾”,在见到他们的时候说一声“辛苦了”……

        位卑不敢忘忧国,目前我们能做的是,若力有不逮,修己身,尽本分;若有余力,则齐一家,照顾和提醒亲人;若再有余力,则可为国家奔走引援;人人若此,或天下可平。

        湖北加油!中国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