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总览
— 招生政策 —

保送生观点 | 深外学子:在这里的每一天都值得记录

  • 2019.11.11
  • 新闻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在2018年迎来了首批外国语高中的保送生。2019年9月,37位来自全国15所外国语高中的保送生开始了他们在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的求学之旅,在未来的四年里,他们将依托于自己的语言优势,在翻译的世界里遨游,寻找自己的方向。三位高中毕业于深圳外国语学校的2019级保送生,将跟大家聊聊她们眼中的香港中文大学(深圳),以及她们初入大学的精彩生活。

吕昕冉:大学给我的关注和关怀

吕昕冉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2019级本科保送生  人文社科学院翻译专业  高中毕业于深圳外国语学校

      作为一名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的大一新生,这半学期以来的最大感受是,这所大学给予学生“关注”和“关怀”。

      总的来说,一方面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的学生数量相对于体制内大学来说较少,且各种优质的教学资源在这里汇集,因此平均分配到每个学生身上的资源比较充裕;另一方面,学校设置的专业相比起来虽不多,但几乎所有的专业都是当下最热门、最具有发展前景的专业,课程设置都基于学生的综合发展来考量,兼具专业性和实用性。

      学校对新生的关注和重视还体现在许多细微之处。若你担心自己无法适应大学的教学方式,学校的学术导师制度会帮助你慢慢融入大学生活中。我所在的人文社科学院,在开学时已经为同学们分配好了Academic Advisor(学术导师),导师不仅能为你提供学术上的指导,还可以为你解决生活上的困惑。每次和导师交流之后,都觉得豁然开朗、倍感轻松。

      如果你担心自己的语言能力无法应付全英文教学环境,Sall Center(语言自学中心)是一个好去处。在那里你可以自学雅思、托福,也可以发出邀约请Teaching Assistant为你辅导英语,还可以观看外语影片……这些资源都免费提供给学生。

      在课余,时间总是不够用的,“讲座听不完大学”的说法并不是空穴来风。从开学到现在我已经收到了近四百封邮件,平均一周就有四十封,提醒你每周的大师讲座、工作坊和书院、社团活动等,如徐扬生校长的English Club,祥波书院的瑜伽体验课、英语角,思廷书院的三思讲堂、头马俱乐部,学勤书院的学勤问道系列讲座,逸夫书院的华尔兹体验课、桌游之夜……面对永远参加不完的活动,我常常希望自己拥有分身术,去享受学校提供的这些丰富资源。

郑宇钧:在忙碌中寻找充实感

郑宇钧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2019级本科保送生  人文社科学院翻译专业  高中毕业于深圳外国语学校

      我仍能回忆起,初入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的那一个月里,对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感受到雀跃的美好,仿佛每一处都是我未曾发现的宝藏。

      报道之后是一系列的破冰活动,书院、学院、社团,新奇的活动纷至沓来,把我一下从高中紧张的备考氛围带离到一个包容、开放、多元且自由的环境中。迄今为止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在大学的第一节社会学lecture,在这里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言,自由地与professor对话。虽然自己是第一次接触社会学这个学科,但也可以有机会在专业的老师面前大胆说出自己的想法,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这是第一次让我感受到这所大学不拘泥的学习氛围,也明白了作为大学生要勤于思考、敢于表达。

      同学们每天抱着电脑穿梭于不同的教学楼之间,我自然是其中之一,也很快就习惯了这样的日常。有别于高中,大学没有固定的班级,而是以专业和年级划分。例如我会这样描述自己:我是人文社科学院翻译专业2019级本科生。这样的跑班制会让我们轻而易举地结识很多朋友:例如同一个课堂上的同学既会有理工学院的学生,也会有经管学院的,甚至还有来自于其它国家的学生。

      大一的课程都是一些基础课,课业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大。刚经历过高三的我难得有点闲,在这所活动多、朋友多的大学,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参加乐器课程、English club和学生会,课后约上小伙伴一起讨论课上的疑难杂点……我将自己的大学生活安排的很忙碌。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是一所讲座听不完的大学,许多有名的大咖都会被邀请来开设讲座,选择几个感兴趣的去听,花上一两个小时,也许会收获令自己受益一生的知识。在这样忙碌却有条不紊的生活中,我收获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感。

钟梓露:这里的每一天都值得记录

钟梓露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2019级本科保送生  人文社科学院翻译专业  高中毕业于深圳外国语学校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的学习气氛非常浓厚,但不同于高中的那样紧张单调,也不同于其它传说中的大学那样轻松,而是身边的同学们在该玩的时候会玩得特别开心,该学的时候也都特别认真,张弛有度的学习节奏。

      例如每次做Pre之前,小组的同学会自发约在一起讨论方案,这样的身影遍布在校园的咖啡厅前、图书馆讨论室,或是简单的一张桌子、几把椅子也能讨论地如火如荼。再如,一早上就被占满座位的图书馆,和晚上图书馆闭馆时,车站前那长长的回上园的队伍。同时,学校和书院举办的活动也会让学生们全身心投入到放松的状态中,例如万圣节各个书院一票难求的鬼屋,给同学们提供展示自己舞台的各类音乐会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我被保送的是翻译专业,但大学第一年不会开始上专业课,而是很多基础课程,例如社会学和统计数学,让我学到了很多专业之外的知识。而且如果对其它专业课程特别感兴趣,选课也是自由的。这不仅不会让学生们死读书,也会在拓宽我们知识面的同时,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

      从学习环境到住宿环境,从课程学习到课余生活,这里的一切都舒服得刚刚好,每一天都值得记录。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2020年保送生招生工作即将开始,请持续关注我们推出的【保送生观点】系列文章,更有毕业于其它中学的保送生讲述他们在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的精彩故事。

 

 

 

文案:吕昕冉、郑宇钧、钟梓露(人文社科学院2019级本科生)

配图:廖紫韵(人文社科学院2019级本科生)

排版:Inès Zhu(HSS Office)